天人感应,政治思想开明的儒术

作者: 中国资讯  发布:2019-10-04

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天人感应,政治思想开明的儒术。董仲舒天人感应学说的提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汉武帝的个人兴趣。就当情况来说,汉朝亟需解决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汉帝国的合法性问题;一个是重新 构建汉帝国的统治基础。就第一点来说,汉帝国是通过推翻秦朝暴政和打败霸王项羽而成就起来的,被黄老学说认为是不合法的。因此,汉朝皇帝亟需解决这一问 题,到汉武帝时,问题显得尤为突出;就第二点来看,高祖刘邦之所以能建立强大的汉王朝,主要依靠他的军功集团。这些人牢牢地控制着国家基础,而到汉武帝时 代,军功集团基本失去威望,他们的子孙已无志向。因此,汉王朝的国家基础变得不稳定,汉武帝忧心忡忡,渴望建立起一个稳定的、长久的,能为国家发展带来巨 大利益的新利益集团。 在这种情况之下,汉武帝曾多次听取权臣的建议和辩论,最终,产生了对儒家思想的认同感。一开始,他就重视儒学, 但苦于窦太后等黄老学派势力强大,使他总是不能得心应手。汉武帝明白,要想建立一支稳定的、长久的国家基础势力,就必须对黄老思想开刀。而儒家学派本也对 汉朝有过贡献,并显示出很强的发展势头。这主要表现在叔孙通帮助高祖刘邦制定朝仪,贾谊一生主要精力都耗费在撰写《过秦论》上,等等。这些人都对大汉江山 产生深远影响。但事实情况是,纵横之气远远强于儒礼之风。判断其主要原因,就是儒生未在思想上确立自己的地位。 就汉朝前期的儒学地位 来说,基本是处于一种实用主义的层面上,在思想和道德上无法对汉朝产生深远影响。制定朝仪和撰写《过秦论》都是有形地影响汉帝国,受到空间和时间上的局 限,因此,很容易被人否定。在这种情况之下,儒家思想需要一种深层次的内涵,进而在精神上影响皇帝和朝廷。董仲舒的出现以及《天人三策》的提出,使儒生的 地位发生了历史性转折,他开始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利益集团,并对汉王朝和一切产生深远影响。 就儒家思想而言,自然秩序?与社会 秩序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他们探讨的核心话题。所谓天人感应,也绝非董仲舒首创。早在西汉初年,贾谊就对天人感应学说进行了深入探讨,但却未得 出一个让皇帝和朝廷满意的理论结果来。就此推断,汉朝前期,天人感应是一个非常热门的学术名字,众多儒生都在探讨。 为什么只要董 仲舒阐述的天人感应理论是成功的呢?其实,还是得从汉王朝的国情进行理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没有法律地位是不能获得天下人认同的,因此,汉武帝渴望 提出一种新理论,来端正汉王朝的形象,使之成为合法国家。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就很好地填补了这一点。他提出上天看到一个国家背离道德,滥用刑罚时, 它就会降临灾异到人间,如果帝王终不悔改,那上天就会更换帝王。秦朝无道,适刑践酷,人心惶惶,所以才看重刘邦,将天下交予他管理。 这一理论的提出,汉武帝欣喜若狂。汉王朝的法律地位获得了确立,并让天下人认为,汉王朝是顺应天理,汉武帝是当之无愧的天子。从此,天人感应理论成为汉王朝的御用国家意识,并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上千年的政治思想。 儒生们不断地对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进行填充、发展,形成了以儒学为代表的封建社会政治主导思想。也是从董仲舒开始,儒生开始在法律和官方层面上主 宰古代中国意识形态。汉武帝对他们的重视,让儒学成为朝廷的本根学说,并对国家各个方面产生有形和无形的影响。儒生从此成为皇帝的思想智库,成为政治家的 监督者和社会发展的主要推动者。 天人感应理论首先解决了汉王朝合法性问题,让汉武帝真正地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天子。就汉王朝国 家架构来看,汉武帝时代已非常不稳固,老一辈军功利益集团基本瓦解,所谓的官二代、官三代,不过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无法支撑起大汉江山的威仪 来。而刘邦一手建立起来的军功利益集团给大汉朝的稳定产生了巨大影响。因此,汉武帝强烈地意识到,重新建立一支庞大的人才队伍,并形成一股强大的集团力 量,才能稳固汉王朝的国家基础。当然,此时的利益集团不可能再是军功利益集团,而且是一支有思想、能担当,可以实现王朝统治思想的知识分子集团。 在汉武帝看来,只要能支撑起一片天,并未汉王朝带来巨大贡献,使之长盛不衰,就是一个优秀的利益集团。就思想性来说,这并不是他重视的。儒生是有自己的 思想和价值观,认为这就可以在汉武帝面前炫耀,并成就儒生们史无前例的功绩。而汉武帝却不重视,他不在乎儒生的思想,只要能解释出汉王朝的合法性地位,那 就是一支优秀的政治力量,在朝廷上,只要臣子们提出有理有据的政治主张,并有正确可行的路径,他便能接受,并不在意这股力量是什么学术流派,也不关心他的 政治背景。其实,只要能实现政治抱负,一切思想流派汉武帝都可以认同。而当时,儒家思想更适合他,因此,他青睐儒学,但不片面强调它的作用。 在政治理念上,汉武帝尊崇儒家思想,一登基,便着手建立太学,修筑明堂。儒生们的地位得到空前提升,其学问开始大行其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其学问开始展 现优越性。但汉武帝并不看重这一点。他一边任用儒生,将朝廷改成儒家政治,一边坚持刑名法术,在管理国家方面使用法律为主导的政治工具。于是,一种局面开 始展现在世人面前,表面上看,朝廷是清一色的儒生朝廷,而实质上,则是刑名学家的政治管理。历史上,汉武帝时代出现的酷吏一个比一个强悍、凶狠、出名。 在意识形态上,汉武帝操控儒家思想;在政务处理上,汉武帝利用刑名法术;在个人生活上,汉武帝则采用黄老学说。在他晚年时,曾不只一次地感慨:嗟乎! 如果可以像皇帝那样得道成仙,离开妻子儿女对我来说不过如同扔掉破鞋。由此可见,汉武帝是一个有着强烈生活幻想之人,心理上的完美、政治上的强硬和生活 上的幻想,让他强烈滴认识到,单一的国家思想不能让自己产生强烈的个人欲望。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汉武帝虽然重视儒家思想和儒生,却不拘泥 它之中。就历史事实来说,汉武帝的确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理念。事实上,他只是将儒生看成一个政治力量,并为汉王朝的长期发展提供坚实的思想和实 践力量。

天人感应学说的提出,使得汉武帝第一次清醒地认识到,汉王朝地位的合法,将为自己的威望添加砝码。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有实力进行对外战争,才能 励精图治,才能实现汉帝国几十年来的未来梦想。但可悲的是,儒生从此变得骄横跋扈,甚至目中无人。本来,汉武帝不注重儒生的思想状况,更不希望他们能通过 自身发展其势力。因此,汉武帝在自身思想作风上总是保持多面派,目的就是控制儒生势力的过分膨胀。 尽管如此,现实中的儒家地位已无人 取代,跟以为儒生只是一群无能之辈的汉武帝,却看到儒生渐渐成为利用其自身思想施展政治抱负和政治集团。天人感应学说地位的确立,使得儒生彻底掌握了 最高政治裁判权,即当国家出现危机,或天灾人祸时,儒生大肆地利用其自身学说向皇帝和政府提出质询,并深刻影响时事政治。这一点,汉武帝早有察觉,但儒生 的地位已无人撼动,除非废除天人感应学说。在这种情况下,皇帝的权威和国家的命运往往掌握在儒生手中。他们能左右天命意识,也能左右天下人的未来命 运。 正是因为有这种对政治的特殊解释和批评权,儒生感到自身已绝对安全。因此,他们常常对峙皇帝和政治指指点点,要求这,要求那。正 因为此,汉武帝中晚年时不再单纯地采用儒家政治,而是霸王道杂之的多面政治思想,其目的就是打压儒生势力,让皇权处于一种相对独立、绝对权威的地 位上。 汉武帝是有手段的政治家,但他百年之后,却将儒生特权的问题交给了他的后人。显然,他的后人不如其手段,在与儒生的较量 中,屡屡败北。这就导致了汉王朝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境地。根据儒家思想中的天人感应理论,上天不垂爱某位皇帝时,儒生就又权利站出来指责他,并提出 顺应天理的解决方案。 公元前87年,经过长年征战,疆土成倍扩张的汉王朝迎来一个举国阵痛的消息汉武帝驾崩。是时,汉帝国已 外强中干,内部问题越来越多。儒生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开始动摇,很可能会提出新的国家合法性问题。但新登记的皇帝汉昭帝却始终未觉察到。而事实却在有条不紊 地向前发展。汉昭帝元凤三年正月,泰山之间突然树起一块巨石;长安上林苑中一颗枯死柳树突然逢春重生,竟长出新芽来。符节令眭弘是董仲舒 的学生,亲自考察之后,认为这是上天在警示皇帝和人间,于是就跑到昭帝面前解释,称巨石和柳树都是民间的代表,今它们都能重树新生,是大汉江山的灾难,民 间必有匹夫成为天子。昭帝既为明君,当搜罗天下英才,发布告示,将江山让与有才有德之君,这才是顺天而行,贤明之君。眭弘的上书没多久,即被汉朝廷论为 大逆不道,并处以死刑。 眭弘的这一上书,让人看到,天人感应学说只是一个统治者自相矛盾的悖论,一旦天下出现不和谐因素,它 一样能攻击统治者。一般人看来,这是情理的变化,但就政治家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思想错误。眭弘的观点当然是大逆不道。但天人感应理论已被汉武帝培养 起来,根深蒂固,是汉王朝的国基。在这种情况下,汉王朝开始走下坡路时,眭弘这样的理论家当然会利用这一思想,将所谓的天理发扬光大。因此,继眭弘之后, 带有强烈反汉色彩的天人感应理论层出不穷,最终的结果就是催生儒生王莽顺利改朝换代。 汉宣帝时期,刑名法术大行其道,而儒学 地位渐渐式微。众儒生已按耐不住,蠢蠢欲动。当时,有个名叫盖宽饶的大儒生,上奏皇帝道:如今圣道凌迟,儒学衰败,陛下把刑余之人当成周公与召公,拿 法、律代替《诗》、《书》。《易传》里面说过,五帝三王拥有天下,就像四季的运转一样,到时候了就必须更换。不符合天命的人,是不能强行占据帝位的。这 样的上书让皇帝看了,当然要火冒三丈。盖宽饶因为自己大难临头,于是自杀成仁。 汉成帝时期,道士甘忠可创作了道教有史以来首部道教经书《天官历包元太平经》,书中融入了大量儒家谶纬思想,其主旨是:汉家逢天地之大终,当更受命于天,天帝使真人赤精子,下教我此道。很明显,他赤裸裸地提出,汉王朝已穷途末路,需要更有作为君王代替刘氏江山。 当时,甘忠可的弟子遍布乡里,朝廷官员也大有人在,势力庞大。当汉成帝看到此书时,已十分恼火,当即下来将甘忠可拿下,在监狱中死去。甘忠可的理论中掺杂着黄老思想和儒家谶纬政治理念,属杂家。但他的主要观点,还是顺应了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 同时,还有一位著名儒学大师,名叫谷永,当面向汉成帝谏言,称汉王朝已穷途末路,如向让天下继续太平下去,就必须更主易朝,否则天下火患不断,民不聊 生,天命逆转。汉成帝自然恼火,并将谷永的谣言消除。就整体看,汉王朝的皇帝们不停地阻止打击这样的妖语,认为这是犯上,是大不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 乎所有儒生都持这样的观点,而且影响到朝野上下。到汉哀帝时期,随着国势的如意衰敝,皇帝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些观点,并被动地接受。正因为汉哀帝开明,思想 进步,才让汉朝廷全面接受了汉王朝已末路的局面。 公元前7年,汉哀帝继位,时年十九岁,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同性恋皇帝。虽然生活 上怪异,但他确实是一位有深刻政治见解,励精图治的皇帝。随着汉王朝的衰落,汉哀帝渐渐被病魔折磨得无法生活,精神处于焦虑状态。据记载,汉哀帝是个熟读 诗书、才华横溢的明君,但正是因此,才能汉哀帝上演了一出惊天闹剧。 公元前6年,一名名叫夏贺良的儒生见到汉哀帝,并大胆地诤谏道: 汉朝气数已尽,改朝换代已是在所难免。要想老刘家继续做皇帝,就必须再接受一次天命。必须改纪元、换国号,才能逃过此劫。最后,夏贺良自称是当年被处 死、撰写《包元太平经》的甘忠可的弟子。汉哀帝观察当时情况,并与自身情况结合,认为夏贺良的观点完全正确,于是就同身边大臣商量,自拟一份诏书,昭告天 下,称汉朝建国二百余年,气数已尽。但皇天庇佑,又给了我老刘家一次再受天命的机会。朕无德无能,岂敢抗拒!现在宣布改元更号。建平二年改为太初元年, 朕自此之后不再是汉朝皇帝,而是‘陈圣刘太平皇帝’。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发布于中国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人感应,政治思想开明的儒术

关键词:

上一篇:盐铁会议内外有玄机,上官桀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