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穷书生到大总统,徐世昌当上民国总统对前清

作者: 中国资讯  发布:2019-09-04

做了总统之后的徐世昌,在私下里跟前清逊帝通信,还是自称臣子。这让后来发现这个秘密的国民党人,非常愤怒。

中国最会做官的徐世昌:从穷书生到大总统

从晚清入民国的大人物中,徐世昌算是地位很高的一号要角。在晚清位极人臣,做到军机大臣,太傅饺太保,进入民国,做过袁世凯的"国务卿",最后居然成了民国大总统。可是细想起来,此公虽然一路大官做上去,但好像什么事也没做过。他参与过袁世凯小站练兵,但兵不是他练的;他做过清朝第一任的巡警部尚书,但警察也不是他办的;他做过东三省的总督,好像除了让自家的宦囊鼓了好些之外,没留下什么政绩。至于在民国做总统,本是傀儡,姑且不论,给袁世凯做国务卿,连主子要做皇帝,都没帮什么忙。这样的人,你说他好吧,没做什么好事,你说他坏吧,也没什么坏事他是祸首,就是官运亨通,挡都挡不住。曾国藩说过,俞樾拼命做学问,李鸿章拼命做官,他都赶不上。但是拼命做官的李鸿章也赶不上徐世昌,没有过上一把总统的瘾。

做了总统之后的徐世昌,在私下里跟前清逊帝通信,还是自称臣子。这让后来发现这个秘密的国民党人,非常愤怒。

从晚清封疆大吏转任民国总统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袁世凯,另一个就是徐世昌。不知道袁世凯的人少之又少,但不知道徐世昌的恐怕就很多了。这是因为袁世凯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了皇帝,故而遗臭万年,而徐世昌却是乱世中国一个不折不扣的"太平官"。

不过,徐世昌的官运在入仕之初,并不那么好。虽然金榜题名,而且入了翰林,但一连八、九年,却连一个外放学官的机会都没有。清朝的翰林,有黑红两分,红翰林,可以上天入地,上天则到皇帝身边"上行走",沾着皇家的仙气,皇帝的恩典,福分自然小不了。入地则是外放学官,做主考或者学政,收一堆弟子门生,和弟子门生的孝敬,当下可以享用,日后可以援引。而黑翰林则两下都不沾,既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地,干在京师苦熬,除了同乡同年的地方官进京的时候可以打打秋风之外,自己也许还可以混个饱肚子,家人仆役未免吃不上穿不上的,袍褂都时常要进当铺,用的时候再赎出来。不用说,徐世昌就是这样一个黑翰林。

一般来说,所谓的遗老,都是怀念前朝、在易代之际绷着不肯入仕之辈。遗老多少有那点不食周粟的气节。不过,气节跟饭碗有点关系,没饭吃,气节多半就保不住。

徐世昌在晚清位极人臣,做到军机大臣,太傅衔太保。进入民国,做过袁世凯的"国务卿"(内阁总理),最后居然成了民国大总统。可是细想起来,此公虽然一路大官做上去,但好像什么事也没做过。张伯驹(民国四公子之一)在《续洪宪记事诗补注》曾提一诗:"利国无能但利身,虚名开济两朝臣。笑他药性如甘草,却负黄花号菊人。"此诗虽然有些刻薄,但老徐确是两朝虚誉。

终于,徐世昌熬不下去了。甲午战败之后,袁世凯接替胡在小站练兵,邀请徐世昌来帮忙,徐居然欣然从命,到新建陆军营务处公干。那时节,翰林属于清望之职,科举金字塔塔尖上的人,黑翰林固然穷点,但去军营谋事还是绝无仅有的稀罕事,像徐世昌这样的正式翰林,即便是外放做地方官,都算是丢人,自降身价,跟丘八混在一起,似乎连想都不用想。

明清易代,开始守着的多,后来清朝皇帝日渐怀柔,剩下的就不多了。清朝覆灭后,也是如此,只要民国政府拉的力度足够大,冷板凳真能坐得住的,其实没几个。

徐世昌参与过袁世凯小站练兵,但兵不是他练的;他做过清朝第一任的巡警部尚书,但警察也不是他办的;他做过东三省的总督,好像除了让自家的宦囊鼓了好些之外,没留下什么政绩。至于在民国做总统,本是傀儡,姑且不论,给袁世凯做国务卿,连主子要做皇帝,都没帮什么忙。这样的人,你说他好吧,没做什么好事,你说他坏吧,也没什么坏事他是祸首,就是官运亨通,挡都挡不住。曾国藩说过,俞樾拼命做学问,李鸿章拼命做官,他都赶不上。但是拼命做官的李鸿章也赶不上徐世昌,没有过上一把总统的瘾。

别个想都不敢想的事徐世昌做了。事实证明,这一步,他走对了。徐世昌日后的功名利禄,都在于他做了这么一个当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的选择。事实上,徐世昌的仕途蹭蹬,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上头没人,而毅然投身小站,意味着他买了官场潜力无限的绩优股,对于袁世凯来说,尚未发迹的他,有一个翰林来做幕僚,对提高自己的身价,无疑有莫大的好处;对于徐世昌而言,一可以解决经济困难,二算是压宝,搏一下,总比困死在翰林院要强,事实证明,他的运气很好,这一宝压下去,以后的富贵荣华居然全有了。

作为清末重臣和袁世凯的好友

徐世昌小时候家境较差,上京赶考的钱还是袁世凯赞助的,这也为他后面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徐世昌的官运在入仕之初,并不那么好。虽然金榜题名,而且入了翰林,但一连八、九年,却连一个外放学官的机会都没有。清朝的翰林,有黑红两分,红翰林,可以上天入地,上天则到皇帝身边"上行走",沾着皇家的仙气,皇帝的恩典,福分自然小不了。入地则是外放学官,做主考或者学政,收一堆弟子门生,和弟子门生的孝敬,当下可以享用,日后可以援引。而黑翰林则两下都不沾,既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地,干在京师苦熬,除了同乡同年的地方官进京的时候可以打打秋风之外,自己也许还可以混个饱肚子,家人仆役未免吃不上穿不上的,袍褂都时常要进当铺,用的时候再赎出来。不用说,徐世昌就是这样一个黑翰林。

实际上,徐世昌是个很会做官的人,自从跟对了人之后,官运亨通。庚子以后,袁世凯一跃成为继李鸿章之后中国政坛的台柱,徐世昌也随之进入最高层,时而尚书,时而总督,时而军机大臣,最奇妙的是,1908年西太后和光绪相继去世之后,满族亲贵要当家作主,排挤袁世凯出局,但徐世昌却得以保全,不仅如此,他还在后来的皇族内阁中担任仅有的两个协理大臣中的一个,要知道,在这个内阁中,满打满算,汉人才四个,而徐世昌是地位最高的一个。

徐世昌既要做遗老也要当高官

终于,徐世昌熬不下去了。甲午战败之后,袁世凯接替胡燏棻在小站练兵,邀请徐世昌来帮忙,徐居然欣然从命,到新建陆军营务处公干。那时节,翰林属于清望之职,科举金字塔塔尖上的人,黑翰林固然穷点,但去军营谋事还是绝无仅有的稀罕事,像徐世昌这样的正式翰林,即便是外放做地方官,都算是丢人,自降身价,跟丘八混在一起,似乎连想都不用想。

会做官的人都喜欢做官,自从庚子以后,清朝实行新政,徐世昌要缺、肥缺一个接一个,巡警部、邮传部、东三省总督,内阁协理大臣,辛亥革命的时候,还趁乱从清廷拿到了太傅饺太保的名义,不仅在实际上而且在名义上达到了清朝官员的最顶点。清帝逊位,作为太傅饺的太保,总不好意思马上做民国的官,闲了下来,跑到青岛跟一班遗老遗少混在一起,做了若干台诗钟,未及两年,终于熬不住了,袁世凯改国务总理为国务卿,请徐世昌出山,徐世昌食指大动。然而他真心做遗老的弟弟徐世光看不过去,出来横挡,苦劝兄长不能为袁氏之官,辜负清朝的皇恩。哥俩熬了一夜,弟弟哭,哥哥也哭,哭到天亮,哥哥还是上了火车,不久成了袁世凯的国务卿。袁世凯的大儿子和一群幸臣,发起洪宪帝制,徐世昌自恃身价,没有积极响应,帝制成,袁世凯尊徐世昌为"嵩山四友",说是不好意思让老朋友称臣。徐世昌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很是不爽,对人言道∶所谓嵩山四友,就是永不叙用。他明白,官瘾极大的他,从此在袁朝想做个弼马温亦不可得矣。

徐世昌是清朝末世官做得最大的汉人,体仁阁大学士,太傅,还是皇族内阁的协理大臣。清亡之后,不顾袁世凯的苦苦挽留,毅然决然地去了青岛。而当时在德国人手里的青岛,是满清遗老的最大麇居地,一大堆看不惯民国的前清官员和满人王公,都混在那里。徐世昌的加入,令这些人很兴奋,觉得吾道不孤。徐世昌的弟弟,同为清朝遗臣的徐世光,也在青岛。

别个想都不敢想的事徐世昌做了。事实证明,这一步,他走对了。徐世昌日后的功名利禄,都在于他做了这么一个当时看起来很不可思议的选择。事实上,徐世昌的仕途蹭蹬,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上头没人(靠山),而毅然投身小站,意味着他买了官场潜力无限的绩优股,对于袁世凯来说,尚未发迹的他,有一个翰林来做幕僚,对提高自己的身价,无疑有莫大的好处;对于徐世昌而言,一可以解决经济困难,二算是压宝,搏一下,总比困死在翰林院要强,事实证明,他的运气很好,这一宝压下去,以后的富贵荣华居然全有了。

好在袁世凯的帝制很短命,在此后的军阀争斗中,徐世昌凭自家多年练就的身段和功夫,最终做上了民国大总统。

其实,徐世昌跟众多隐居青岛的遗老大不一样。他是袁世凯的密友,武昌起义后,建议清廷起用袁世凯的是他,到洹上劝驾的也是他。后来,建议给予袁世凯全权的还是他。据考证,清帝退位诏书,虽然是张謇的手笔,却也经过他的修改。这样一个帮着袁世凯给清廷挖了坑,再埋上最后一锹土的人,待到袁世凯得了大位,却弃官不做,跑到青岛做遗老,为清朝守节,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儿。

实际上,徐世昌是个很会做官的人,自从跟对了人之后,官运亨通。庚子以后,袁世凯一跃成为继李鸿章之后中国政坛的台柱,徐世昌也随之进入最高层,时而尚书,时而总督,时而军机大臣,最奇妙的是,1908年西太后和光绪相继去世之后,满族亲贵要当家作主,排挤袁世凯出局,但徐世昌却得以保全,不仅如此,他还在后来的皇族内阁中担任仅有的两个协理大臣(副总理)中的一个,要知道,在这个内阁中,满打满算,汉人才四个,而徐世昌是地位最高的一个。

晚清号称士官三杰之一的吴禄贞曾经这样评价徐世昌的左右∶"议论皆文明,样子皆标致,救东事则不足,坏事则有余。"(注∶东事即指东北边疆之危机)其实,有什么样的幕僚,就有什么样的东家。在中国,就是这样的人,才官运亨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成事不是他的创意,败事也不是他的首恶。功夫都在"样子"上,至少在上级看来,这种人的模样和做派总是那么可爱,老成稳重,静若处子。

其实,徐世昌压根就不是一个遗老,原本就没打算做伯夷叔齐,从一开始,就是脚踩两只船的人。清朝如果保住了,就继续做清朝的官,如果换了朝代,就做新朝的官,换的是民国,当然无不可。但是,易代之间,作为士大夫,多少要矜持一下,做做姿态,看看新朝能给他们开个什么价码。也得给世人瞧瞧,他对前朝还是有情有义的。徐世昌也是做姿态,但姿态不用做给袁世凯看,对于多年的老朋友,他还是有把握的,只要他肯出来,位置总归是有的。但是昔日的同僚,同年和同乡那里,却要有所表示,依旧蹲在紫禁城的清朝皇室那边,也要意思意思。做人不能一面光,面面都得光。当初作为袁世凯的好友,袁世凯倒台,其他党羽都跟着倒了,就他一个人不倒,不仅不倒,而且还升了官,就是他做人的高明。高明,就要高明到底,所以,徐世昌来到了青岛。

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 1

民国总统对前清逊帝自称臣子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一直处于高位的人,是闲不住的,一闲下来太难受。矜持了两年,袁世凯把内阁变成政事堂,总理变成了国务卿,民国制度里原本一人之下的高官,一下子似乎变成了总统的幕僚长。这时候请徐世昌出山了。面对袁大总统的邀请,徐世昌仅仅扭捏了一小下,就欣然就道了。可他的弟弟徐世光是个真遗老,觉得哥哥受清朝这么大的恩,位极人臣,居然要出来做民国的官,实在不成话。出来苦劝,一边说,一边哭。徐世昌一句话也不说,也陪着哭,哥儿俩哭了一夜。第二天,哥哥还是跟着前来劝驾的人,上火车走了。

会做官的人都喜欢做官,自从庚子以后,清朝实行新政,徐世昌要缺、肥缺一个接一个,巡警部、邮传部、东三省总督,内阁协理大臣,辛亥革命的时候,还趁乱从清廷拿到了太傅衔太保的名义,不仅在实际上而且在名义上达到了清朝官员的最顶点。清帝逊位,作为太傅衔的太保,总不好意思马上做民国的官,闲了下来,跑到青岛跟一班遗老遗少混在一起,做了若干台诗钟,未及两年,终于熬不住了,袁世凯改国务总理为国务卿,请徐世昌出山,徐世昌食指大动。然而他真心做遗老的弟弟徐世光看不过去,出来横挡,苦劝兄长不能为袁氏之官,辜负清朝的皇恩。哥俩熬了一夜,弟弟哭,哥哥也哭,哭到天亮,哥哥还是上了火车,不久成了袁世凯的国务卿。袁世凯的大儿子和一群幸臣,发起洪宪帝制,徐世昌自恃身价,没有积极响应,帝制成,袁世凯尊徐世昌为"嵩山四友",说是不好意思让老朋友称臣。徐世昌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很是不爽,对人言道:所谓嵩山四友,就是永不叙用。他明白,官瘾极大的他,从此在袁朝想做个弼马温亦不可得矣。

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可惜,徐世昌这个幕僚长,做了没多长时间,袁世凯就要当皇帝,民国真的要变新朝了。这样一来,徐世昌还是得再矜持一下。在帝制劝进的关节点上,幕僚长不给力怎么可以。所以,徐世昌只好辞职。洪宪帝制告成,封徐世昌为嵩山四友之一,可以见了皇帝不称臣的,而且还有个矮几可坐,每个人,每年有两万元的年金。但是,徐世昌可并不高兴。原本矜持一下而已,并不是从此不做官了,封了嵩山四友,好听是好听,见了新君不用下拜,但也从此见不到皇帝了。供到不臣的高台上,官再也别想做了,这让官瘾大的徐世昌,怎能开心?在徐世昌的心里,有遗老的影子,也有不管三七二十一都做高官的意愿。做遗老的时候,想着做官,做官的时候,想着做遗老。真的没官做了,官瘾就要发作了。

好在袁世凯的帝制很短命,在此后的军阀争斗中,徐世昌凭自家多年练就的身段和功夫,最终做上了民国大总统。

幸好,袁世凯的皇帝,没做几天,北洋系的接班人,还是得拿他这个老前辈当回事。七折腾八折腾,机缘凑巧,徐世昌居然成了民国的总统。虽然说穿惯了袍褂的他,穿上总统的燕尾服,怎么看怎么别扭,但在老百姓看来,也算是登大位了。只是,做了总统之后的他,在私下里跟前清逊帝通信,还是自称臣子。这让后来发现这个秘密的国民党人,非常愤怒,吴稚晖还写了文章,在报上破口大骂。

晚清号称士官三杰之一的吴禄贞曾经这样评价徐世昌的左右(时徐为东三省总督):"议论皆文明,样子皆标致,救东事则不足,坏事则有余。"(注:东事即指东北边疆之危机)其实,有什么样的幕僚,就有什么样的东家。在中国,就是这样的人,才官运亨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成事不是他的创意,败事也不是他的首恶。功夫都在"样子"上,至少在上级看来,这种人的模样和做派总是那么可爱,老成稳重,静若处子。

其实,穿上大总统燕尾服的徐世昌,内心深处,遗老的影子并没用褪去。一个特别的遗老。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发布于中国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穷书生到大总统,徐世昌当上民国总统对前清

关键词:

上一篇:阅读则生不读则入棺,译界之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