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则生不读则入棺,译界之王

作者: 中国资讯  发布:2019-09-04

林纾是中国近代大翻译家、大教育家,从小学习就很勤奋,曾在家中墙上画一具棺材,书“读书则生,不读则入棺”。

林纾(shu),清末翻译家,近代文学翻译第一人,一生翻译小说超过213部,是正式将西方文学引入中国的第一人,以至钱钟书说道:“林纾的翻译所起的“媒”的作用,已经是文学史上公认的事实”“接触了林译,我才知道西洋小说会那么迷人。”

中华民国人物

林纾从小学习就很勤奋,他曾在家中墙上画一具棺材,旁书“读书则生,不读则入棺”。

中文名:林纾

林纾是中国近代大翻译家、大教育家。原名群玉,字琴南,号畏庐,笔名很多,最常用的是“冷红生”。父亲林国铨,母亲陈蓉。

林纾其人

别号:字琴南,号畏庐,别署冷红生

林纾的父亲曾随盐官办盐,一次盐船触礁沉没,家产赔光,后来又去台湾经商,也是“白老鼠蹬车——白忙活”。林纾年幼时,父亲早丧,不久祖父母亦丧,家中经济来源全靠母亲长姐以女红度日。林纾母亲常常教育林纾:“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必定要好好读书。”幼年林纾因买不起书,常到叔父家借阅《史记》、《左传》等。林纾五岁时在私塾旁听。初一语文课本有一篇《林纾赍米》,说他六岁时看到老师家常常揭不开锅,就用袜子装了米送给老师。老师不高兴,不收。林纾回家告诉母亲,母亲指出他的方法不对,并亲自带了一石米送给老师。这个故事说明了林纾从小就宅心仁厚。林纾后来译书,大部分用来资助学生,应是有其思想根源的。林纾从小学习就很勤奋,他曾在家中墙上画一具棺材,旁书“读书则生,不读则入棺”。林纾早年曾与同县薛锡柯读欧阳修文和杜甫诗,林纾还是双杭“霞浦街书馆”林文合的入室弟子,深为老师赏识。

林纾一生著译甚丰,译书之速之精,可谓神助。林纾共译小说超过213部,翻译小说最多的是英国哈葛德的作品,其他还包括有莎士比亚、笛福、斯威夫特、兰姆、史蒂文森、狄更斯、司各特、科南·道尔、欧文、雨果、大仲马、小仲马、巴尔扎克、伊索、易卜生、托尔斯泰等名家的作品。

国籍:中国

林纾是福州城水部莲宅人,幼年至青年住在双杭边上的横山即今吉祥山。据说当年山上“古树浓墨,群鸽悲啼”。横山有一座庙,庙后是林纾“杏坛授徒”的地点,。1898年之前的26年,林纾都是在讲台上度过的。林纾博学强记,自言“四十五以内,匪书不观”。

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林纾出身于商贾之家,幼年家道中落。于是林纾奋发读书,13-20岁,校阅残烂古书2000余卷。后借读同县李宗言家藏书不下三四万卷。光绪八年中了举人,中举后7次参加礼部会试,不中,之后就再没有考过。

民族:汉

1882年,林纾从横山迁居东门琼河,可能是对开馆授徒及任教职多有不便,几个月后就搬往人烟辐辏的苍霞洲建房五间居住。这一年不仅有乔迁之喜,秋天,林纾中了举人,由于双喜临门,林纾欣然题诗:“道人种竹满霞洲,七月新凉似晚秋。记得四更凉雨过,居然披上木棉裘。”颇有些游戏随意的样子,也说明了100多年前苍霞洲夏日之凉快!搬家之后,林纾结交了沈葆桢的外孙李宗言、李宗祎兄弟。李家藏书非常多,林纾借阅不下三四万卷。林纾还和李氏兄弟、陈衍等人组织诗社,活动达十年之久。光绪十七年,林纾在苍霞洲刊印《福州支社诗拾》,并为其写序文。光绪九年,林纾赴京参加礼部会试,不第而归,此后共“七上春官,屡试屡败”。

林纾45岁才开始译书,翻译的第一本书就是《茶花女》。这一年刚乔迁福州新居,相依为命的结发妻子刘琼姿就与世长辞。林纾悲痛万千,某天,好友王寿昌邀林纾散心。王昌寿1885年曾赴法留学6年,法语精湛。当王寿昌谈及法国大仲马、小仲马作品时,不禁提到了茶花女的故事。不料,这一提竟触动了林纾的心,在好友怂恿下,林纾开始译书。可他不谙英文,于是借助好友口译,他笔录润色。王寿昌对着《茶花女》法文原本慢慢口述翻译,林纾则奋笔疾书,文不加点,一天4个小时下来,记下的文字已有6000多字。旁人见译文信达雅三者皆备,又有如此神速,纷纷喝彩。

出生地:福建福州

苍霞洲也是林纾的伤心地。林纾的散文名篇《苍霞精舍后轩记》伤感地回忆了他昔日的家居生活:“前轩种竹数十竿,微飔略振,秋气满于窗户。”苍霞洲旧居留给他的最后印象是妻子被“扶掖登舆”那伤心的一瞥了。因为十天后,妻子刘琼姿即病逝于下杭街金皇巷家中。“轩后严密之处,双扉阖焉。残针一,已锈矣,和线犹注扉上,则亡妻之所遗也”。林纾对妻子刘琼姿有着刻骨铭心之爱。林纾18岁完婚,娶同里刘有棻长女为妻。林纾住横山时,曾得过肺病。21岁以教蒙童养家糊口,十多年咯血,几度病危,妻子侍汤送水,极尽辛苦,贫贱夫妻百事哀,俩人相濡以沫。一次,林纾咯血盈碗,医生说是肺病,这在当时是绝症。如今,当林纾再次来到这里,母已亡故,琼姿已奄然物化,人非草木,林纾怎能不感伤怀旧?

出生日期:1852年11月8日

就在林纾伤心不能自拔之际,否极泰来。好友魏翰、王寿昌劝他走出消沉。刚从法国回来的王寿昌告诉他“茶花女遗事尤为小仲马极笔,子可破岑寂,吾亦得以介绍一名著于中国,不胜蹙额对坐耶”。此后,林纾一发而不可收,在他近30年的翻译生涯中,翻译了171部欧美日小说,共1200多万字。而以《巴黎茶花女遗事》一炮大红,被誉为“译王”、“译才并世数严林”。严复还写诗赞美林纾的《巴黎茶花女遗事》:“孤山处士音琅琅,皂袍演说常登堂。可怜一卷茶花女,荡尽支那荡子肠。”将林纾比作志气高洁的南宋人林和靖。林译小说影响了几代人,鲁迅、郭沫若、沈雁冰、郑振铎都极赞赏林纾的文笔。钱钟书说林译比哈葛德文笔高明,他宁愿读林纾译文,不愿读哈葛德原文。

巴黎茶花女遗事

死日期:1924年10月9日

有人说,林纾是个狂生。光绪十年中法战争,福建水师全军覆没,林纾在大街上与好友林松祁相拥痛哭。同年,左宗棠来福州督办军务,林纾与好友周辛仲拦道上状。光绪十八年林纾在龙潭精舍筑“浩然亭”,以供孟子。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林纾与陈衍、高凤岐联衔上书,反对割辽台。林纾狂而不乱,当时苍霞洲妓女谢蝶仙貌美,慕林纾大名,屡次求见,林纾总是回避。后来谢蝶仙一气嫁作商人妇,郁郁寡欢,不久就去世了。

林纾自称他翻译的方式为“耳受手追,声已笔止”,可谓速度之快。此“耳受笔追”翻译之法早在魏晋南北朝翻译佛经之时就已经采用,即口译笔录,定然一人精通外文,粗晓中文,一人精通中文,不懂或粗通外文,两人合作,就能开始翻译。如此口译笔录,翻译作品堪称上乘,不似当代翻译,虽然一人兼通两门语言,但汉语功底都不殷实,更何谈外文功底,导致如今外文翻译作品良莠不齐。中国翻译史上的第二次高潮在明末,当时翻译西方科技文献,也是采用口译笔录的形式。如《几何原本》就是由利玛窦口译,徐光启润色笔录;《灵言蠡勺》也是由意大利传教士毕方济口译,徐光启笔录的一部西方心理学著作;还有一部介绍西方水利之法的《泰西水法》也是由西人熊三拔讲述,徐光启整理笔录。

职业:举人、古文家、翻译家

林纾迁居下杭街金皇巷后,同乡孙葆晋等人即将林纾旧居建成“苍霞精舍”,成为福州最早的新学堂之一。林纾为学堂总教习,任佩珊为首任监督。林纾五天授一次课,主授《毛诗》《史记》。1903年,全闽师范学堂设在该舍,后又改为“东文学堂”,成为福建工程学院前身。今福建工程学院塑有林纾坐像。

林纾作为桐城派古文大家,读书破万卷,国文功底之深厚,也是无人可比。胡适在《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文中提到:

重要造诣:创办福建工程学院前身苍霞精舍

林纾幼年曾师从陈文台学习国画。林纾善画山水、花鸟、人物。他的润例诗曰:“亲旧孤孀待哺多,山人无计奈他何。不增画例谋分润,坐听饥寒作甚么。”其诗真率。据说他的山水画每幅卖30块大洋,好友陈衍说“琴南房中是造币厂”。林纾待友极诚,为人爽快。1887年好友王灼三病逝,林纾当时家景不佳,还借了四百元供其使用,又把其子王元龙领回家,抚养至娶妻成家,达十二年之久。王灼三女儿出嫁,林纾亦全力资助。

“古文不曾做过长篇的小说,林纾居然用古文译了一百多种长篇的小说。古文里很少有滑稽的风味,林纾居然用古文译了欧文和狄更斯的作品。古文不长于写情,林纾居然用古文译了《茶花女》与《迦因小传》等书。古文的应用,自司马迁以来,从没有这种大的成绩。”

代表作品:古文翻译《茶花女》与《迦因小传》

晚年林纾思想保守。辛亥革命后,林纾每年都要去光绪皇帝陵墓祭拜。宣统大婚,林纾绘《四锦屏》进呈,溥仪书“贞不绝俗”回赠。林纾曾表示死后要立“清处士林纾墓碑”。林纾于1925年病逝北京,后安葬福州新店白鸽笼山。

两年后,《巴黎茶花女遗事》付梓刊行,一时福州纸贵,林纾将受到的稿酬悉数捐给了福州蚕桑公学,颇有名士之风。但林纾却有两个绰号,一个是土名士,一个是造币厂。

原名:群玉、秉辉

来源网www.lishiqw.com

造币厂是说林纾译书多产,又能得钱。好友戏称他的书房为“造币厂”,林纾解释说“余年垂老,尚有庶出幼小子女,一切生活,均恃余一人供给,余每日入室绘画,即是驴子下磨坊磨粉,一天不磨,即须挨饿,个中苦况,不足为外人道也。”钱锺书说,“林纾接近三十年的翻译生涯显明地分为两个时期。癸丑三月(民国二年)译完的《离恨天》算得前后两期之间的界标。在它以前,林译十之七八都很醒目,在它以后,译笔逐渐退步,色彩枯暗,劲头松懈,使读者厌倦。”后期译文笔力褪色,是迫于生计多产之故?

字:琴南

不然,陈明远在《文化人的经济生活》算过林纾这座造币厂:

(历史

郑逸梅等回忆说,林译小说“在清末民初很受读者欢迎。他的译稿,交商务印书馆出版,十几年间,共达140种。……稿费也特别优厚。当时一般的稿费每千字2—3圆,林译小说的稿酬,则以千字6圆计算,而且是译出一部便收购一部的”。……到20世纪20年代以前,林纾译述小说共181部,每部约为20万字左右。…… 林纾十几年间的稿酬收入高达20万银圆以上,合1995年人民币1000万元以上。可见由于林纾翻译小说的畅销 ,所得稿酬超过了一般规定的两倍。

号:畏庐、畏庐居士

1995年的1000万元,按照如今的物价,应当荣膺中国作家富豪榜的榜首。但按实际字数算下来,应当有720万元,又除去口译合作者的分润,所剩当在400万元。“其所得润六成中,愚分三成有五,吾弟则二分有五,钱较多而工较省,愚亦省费时日,吾弟以为如何?”(林纾写信谈分润)

别署:冷红生

土名士的绰号是因为林纾发文抨击新文化运动,当时《新青年》发表了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和陈独秀的《文学革命论》,提倡白话文,废除古文。林纾提笔上阵,写了篇《论古文之不该废》,鲁迅说过:“他们正办《新青年》,然而那时仿佛不特没有人来赞同,而且也没有人来反对,我想,他们许是寂寞了……”,林纾此举让他们不再寂寞,于是乎,林纾成为了新文化运动的靶子,钱玄同、刘半农、李大钊、蔡元培、陈独秀、鲁迅群起而攻之,引发了古文废存的撕逼大战。后来,我们只听过鲁迅、陈独秀、蔡元培、李大钊,读过刘半农的“教我如何不想她”,却不怎么听过林纾了。古文本就不该废,向来进步只是在传统上筑高楼,岂有打破重建之理,可革命之火炽烈,烧得人无地自容。如今,中国人不怎么认识繁体字,不怎么读古书了。

林纾平生引见

最后欣赏一下林纾的译文:

林纾画作林纾自幼嗜书如命,五岁时在私塾当一位旁听生,受塾师薛则柯的影响,深爱中国传统文学,今后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但由于家境贫寒、且遇浊世,他不得不为生存整天奔走。闲时他也不忘苦读诗书,13岁至20岁时期检阅校对残烂古籍不下两千余卷。

其一:

1882年关于林纾来说是症结而又具转机性意义的一年——从一个穷秀才一跃成为江南大名鼎鼎的举人。在挣脱贫穷逆境的同时,他广结师友、饱读诗书。爱国心切的他,虽已过而立之年,却任劳任怨,七次上京列入礼部会试。底本同心专心报效祖国的林纾“七上春官,屡试屡败”因而今后绝意于宦途,收视反听地走上文学创作的途径。

“车行一点半始至,憩以村店,店据岗而门,下临苍碧小畦,中间以秾花。左望,长桥横贯,直出林表。右望,则苍山如屏,葱翠欲滴。下长河一道,直驶桥外,水平无波,莹洁作玉色。背望,则斜阳反迫,村舍红瓦鳞鳞闪异光。远望而巴黎城郊在半云半雾中矣。”——外国《红楼梦》之称的《巴黎茶花女遗事》中亚猛与马克郊游一段。

1897年,已步入不惑之年的林纾捧着《闽中新乐府》和让洛阳“一时纸贵”的《巴黎茶花女遗事》译本最先了他迟来且丰盛的著译生涯。但是,林纾涉入译界倒是极其有时的事,他的译作云云热销也在意料之外。事先恰逢林纾母亲作古,接二连三又是老婆病故。魏翰、王寿昌等几位挚友为帮林纾走出低沉的逆境邀他一同译书。林纾起先再三推诿,最初才接受了这一要求。《巴黎茶花女遗事》获得国人相称的承认,从某种程度上鼓励着林纾沿着翻译文学作品的途径继承走下去。

其二:

在以后短暂的27 年性命里,他不仅用一腔爱国热血挥就了百余篇针砭时弊的文章;用尖锐、恰切的文笔完成了《畏庐文集》、《讽喻新乐府》、《巾帼阳秋》等40余部书,成功地勾画了中国近代社会的人生百态;并且在不谙外文的特别情况下,与魏翰、陈家麟等曾留学外洋的佳人们协作翻译了180余部西洋小说,其中有很多出自本国名家之手,如英国作家狄更斯著的《大卫·科波菲尔德》、英国哈葛德的《天女离魂记》,俄国托尔斯泰著的《恨缕情丝》,西班牙塞万提斯的《魔侠传》,法国森彼得的《离恨天》,英国司哥特著的《撒克逊劫后英雄略》、笛符著的《鲁滨逊漂流记》等。这些西洋小说向中国公众展现了雄厚的西方文化,开辟了人们的视野。它们牢固地确立了林纾作为中国新文化前驱及译界之王的职位。至此,林纾被公认为中国近代文坛的鼻祖及译界的泰斗,并留下了“译才并世数严林”的韵事。

“余在此一部书中,是否为主人翁者,诸君但逐节下观,当自得之。余欲自述余之生事,不能不溯源而笔诸吾书。余诞时在礼拜五夜半十二句钟,闻人言,钟声丁丁时,正吾开口作呱呱之声。”——林纾译,《块肉余生录》

“Whether I shall turn out to be the hero of my own life, or whether that station will be held by anybody else, these pages must show. To begin my life with the beginning of my life, I record that I was born (as I have been informed and believe) on a Friday, at twelve o'clock at night. It

林纾头脑转变

戊戌维新前,林纾在福建每天和朋友谈新政,作《闽中新乐府》50首,反应了他事先的提高头脑。像《村师长教师》、《兴女学》等,主意革新儿童教诲,创办女子教诲,宣扬爱国头脑:"本日国

仇似海深,复仇须鼓儿童心。"这类宣扬爱国的精力,在甲午中日战争后更有发扬,像他所作《徐景颜传》,就表彰水师的为国牺牲。

林纾厥后头脑转向守旧,跟他一直主意维新、忠于清光绪帝的态度有关。辛亥革命后,他在《畏庐诗存·自序》里说,"革命军起,天子让政。闻闻见见,均弗适于余心","惟所恋恋者故君耳"。他固然没有在清代仕进,却十谒光绪帝的陵墓。因而,入民国后,他和桐城马其昶、姚永概接踵脱离北京大学,并进击革命家章炳麟为"庸妄巨擘,剽袭汉人余唾","意境义法,概置弗讲"为桐城派张目。五四活动中,《新青年》杂志首倡以白话代白话,发自北京大学。林纾写信给北大校长蔡元培称:"若尽废古书,行用土语为笔墨,则都下贩夫走卒之徒所操之语,按之皆有文法","凡京津之稗贩,都可用为传授矣。"(《答大学堂校长蔡鹤卿太史乘》)从守旧转到阻挡"五四"新文学活动。

林纾学术主意

林纾少孤,自云“四十五之内,匪书不观”。十一岁从同里薛锡极问古文辞,读杜诗、欧文务于精熟。自十三龄至于二十,“杂收断简零篇用自磨治”,检阅校对古籍不下二千余卷。三十一岁结识李宗言,见其兄弟积书连楹,逐一借读且尽。不但经、子、史籍,凡唐宋小说家言也无不搜括。后由博览转为精读。对平生所嗜书,沉酣求索,如味醇酒,枕籍至深。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发布于中国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则生不读则入棺,译界之王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