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考古时代测定商量的一些认识,中华文明探

作者: 文物考古  发布:2019-11-17

(本文原刊《中国文物报》2004年2月6日第7版,作者:叶茂林)

、取得的重大科技成果 通过课题实施,完成了中原地区、长江中游、黄河下游和长江下游的47个遗址各种不同类型1168个样品的采集并得到了723个碳十四年代数据,其中使用了607个精确碳十四年度数据建立并不断完善3500BC-1500BC中国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阶段中原地区、长江中游、黄河下游和长江下游主要文化区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绝对年代框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获得了一些新的认识,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对传统的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绝对年代框架进行了重大修正 与传统的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绝对年代框架相比,新的年代框架解决了传统考古年代学研究中存在的诸多矛盾和问题,对中国文明形成和初步发展的重大历史进程进行了年代上的重新定位,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总项目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年代学基础。 A、中原地区:与传统的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编年框架相比较,新的认识普遍晚了约200至300年。新的测年数据表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年代下限可晚至公元前3000年前后,比传统的认识晚了约300年;庙底沟二期文化晚期的年代下限也可晚至公元前2300年前后,比传统的认识晚了约200年;陶寺文化可延续至公元前1800年前后龙山时代的末期,比传统的认识晚了至少约200年;二里头文化形成和中原地区早期国家的出现约为公元前1800年前后,比传统的认识也晚了至少100年。 B、黄河下游:大汶口文化结束的时间和龙山文化兴起的时间约为公元前2300年前后,比传统的认识晚了约200年。同样龙山文化的下限可至公元前1800年前后中原地区二里头早期国家诞生之际,比传统的认识也晚了约200年的时间。 C、长江下游:良渚文化结束的时间不晚于公元前2300年,良渚文化没有进入到龙山时代。这比认为良渚文化的下限为公元前2000年的传统观点早了约300年。 、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研究表明,在文明化的过程中,黄河、长江流域的不同地区经历了不同的文化发展历程 长江中游地区在广泛接纳周边地区文化的基础上,在大溪文化晚期率先完成了区域文化的整合,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文化共同体,进而稳步发展出了石家河古城的文明形态。黄河下游和长江下游地区在文明化进程中,看不到文化动荡的现象,但也稳步发展出了各自独特的文明形态。中原地区的文明化进程则伴随着激烈的文化动荡,多元文化融入中原,经过一体化的整合,最终发展出了二里头早期国家的文明形态。因此,中国文明形成的多元一体化的历史进程,也正是各地文化融入中原的文化多元一体化过程。 、碳十四年代研究方法的创新 A、在国内首次将红外光谱分析的方法引入到碳十四年代样品制备的质量控制过程中,大大降低了碳十四样品测年组分的不确定性,使得碳十四样品制备过程更加科学准确。 B、对骨质样品和木炭样品前处理过程进行了系统研究,建立了骨质样品前处理流程的标准草案,骨质样品的碳十四年代测定不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C、发展并完善了系列样品碳十四年代测定方法,基于单个遗址的地层堆积,采集能够反映考古学文化谱系演变的系列样品进行测年,根据成组的地层关系所提供的有效考古背景信息对样品的测年结果进行考古学的检讨。本课题的实施,在构建中国文明形成和初步发展阶段主要文化区考古学文化谱系年代框架之时,通过比对单个遗址系列测年数据,逐级建立起了不同遗址之间,不同区域之间以及更大区域之间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绝对年代关系和时空框架。这种探索和实践是建立在考古学对田野发掘和文化堆积形成过程和后过程的深刻认识基础之上,使得碳十四绝对年代学的研究不再是考古学文化谱系相对年代学的点缀,拓展了考古年代学研究的新视野。

从事考古年代测定研究的一点体会 发布时间:2009-11-18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作者: 仇士华点击率: 考古学是时间的科学,在整理考古资料研究考古问题时,判断遗址遗物的年代是最基本的一环。年代对于考古学来说,犹如人体的骨架。考古学家根据田野发掘的地层关系,判断古物的相对年代,但无法判定其绝对年代。自从自然科学的断代方法引进考古学,与考古学结合后,史前考古年代学才真正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甚至在一定意义上说,促进了考古学的快速发展。依靠大量的碳十四年代数据,可以建立起新石器时代各地各类文化的年代序列或称考古年代框架。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使用系列样品方法进行年代测定,使考古年代误差缩小,为建立夏商西周的考古年代框架作出了重要贡献。我长期从事考古年代测定研究,有以下一些感悟。 古人做学问是不分学科的。近代科学内部结构发展的主要方向是学科的分化。各门学科在发展中形成了各具特点的科学方法和知识体系。但由于物质世界的统一性,也由于科学的不断发展和深化,上个世纪中叶以来,科学在继续分化的同时,开始呈现出交叉和综合的趋势,各种交叉学科、边缘学科应运而生。 考古学是根据古代人类通过各种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和信息来研究古代社会历史的一门科学,它属于人文科学的领域,是历史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田野考古发掘及其分析研究需要应用自然科学技术,其中考古年代测定研究就是一种交叉学科,或称边缘学科。 考古系列样品的碳十四测年方法就是把田野考古的层位和文化分期的相对年代序列转换为精度较高的绝对年代序列,从而定出考古事件的日历年代,使年代误差大为缩小。具体实施步骤如下:采集能代表考古层位年代或与文化分期高度相关的系列含碳样品。经过精心的样品制备,测出精确可靠、误差符合实际的碳十四年代数据。充分应用考古信息,将系列样品的碳十四年代数据同高精度树轮校正曲线进行匹配拟合,定出其考古内涵的日历年代。最后根据各种系列拟合所得的结果,经过碳十四测年专家和考古学家的共同研究,就可以定出相应的考古年代表,或称考古年代框架。 这一方法包含了几种学科之间的互相结合、互相渗透。首先要求用核技术方法将样品经化学制备,并测出精确、可靠、误差符合实际的碳十四年代数据。方法本身是高度专业性的,要做到精确可靠更非易事。其次是要充分利用考古信息。这就要求对田野考古有相当的了解,采集的样品等要能代表考古层位的年代,要与可信的、有共识的文化分期高度相关,而不是以个别考古学家的主观臆测为依据。再次是将系列样品的碳十四年代数据同高精度树轮校正曲线相匹配拟合。树轮校正曲线是根据树轮年代学数出的系列年轮木头,经高精度碳十四测定建立起来的。匹配拟合则要应用贝叶斯统计理论和考古逻辑同树轮校正曲线结合编出的复杂转换程序在计算机上运行,程序的原则、运用方法及结果的解释,都要符合实际。 以测定武王克商年为例,可以说明考古系列样品的碳十四测年方法。陕西长安沣西地区是周人之都,丰京所在,武王克商前不久,文王迁都于此。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经多次考古发掘,专家研究确定了以张家坡遗址为代表的沣西考古年代序列,共分为六期。以早期遗址为代表的遗存,其起始年代可能在文王作邑于丰之时。1997年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安排再次发掘,发现沣西97SCMT1探方由一组系列地层单位构成,其中最底层的灰坑H18包含内容丰富,属先周文化晚期,与张家坡早期居住遗址时代大体相当,出土的木炭、兽骨和炭化小米等可供测年的标本。在H18之上,是T1第四层,时代相当于西周初期。这就为从考古学上划分商周界限提供了理想的地层依据,克商之年应该包含在这一范围之内。因此用T1第四层和H18的含碳样品组成系列样品,可以定出这一地层分界的年代,最终得出武王克商是在公元前1050年~1020年之间的范围内。 另外,安阳殷墟文化可分为四期,有系列墓葬人骨样品。北京琉璃河西周文化也有成熟的分期和系列墓葬人骨样品。殷墟同琉璃河两遗址在时间上本是连续的。用两个遗址的墓葬人骨样品组成统一的系列样品,经测定拟合后得出两者分界的年代范围,正好同沣西得出的武王克商之年的范围相合。这样可以说,武王克商之年在公元前1050年~1020年之间,应当是可信的。 根据《史记·晋世家》的记载,靖侯以来年纪可推。靖侯立于公元前858年,这以前有历侯、成侯、武侯、燮侯和唐叔五代晋侯。唐叔为成王之弟,武王在克商之后,没几年就驾崩了。成王立时年幼,只有十几岁。有历史记载,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圭以与唐叔。可见唐叔比成王小不了几岁,在武王克商之前,唐叔应已出生。现将这五代侯同清代康熙至道光五代作一比较。从康熙出生至道光卒,总共五代人的年长是196年。年代之长在王朝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唐叔至历侯也是五代,从公元前1050年至历侯卒年公元前858年之年长为192年。由此也可以看出,武王克商之年要早于公元前1050年是不太可能的。又根据殷墟武丁时期五片宾组卜辞的月食记录,推算武丁即位年代约在公元前1250年。殷墟系列样品的碳十四年代测定结果与天文推算结果也相一致。由此参照文献所见盘庚迁殷以后的商代积年,把武王克商定在公元前1050之后,也是适当的。至于把克商之年定在公元前1020之前,则更是绝大多数历史学家的共识。 我在考古年代测定研究工作中力求做到以下几点:一是基础牢固。科研工作是实事求是的,不能有一点浮躁和侥幸心理。要做好文献调研工作,全面掌握资料,了解最新技术和最前沿的研究情况,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研究计划,要有创新意识。二是研究问题、制定实验计划思路要清晰,逻辑要严密。要经得起“横挑鼻子竖挑眼”,否则就没有成功的保障。三是技术上要精益求精,否则就不会有精确可靠的结果。四是考古年代测定研究最终是为了建立考古年代框架,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综合课题。要确保测年数据的可靠性、要正确运用可靠的考古信息,没有对各学科的深入了解和仔细的分析研究是不可能做到的。切不可急于求成,只能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五是一切成果和结论都要经受住考验,有问题就应再研究。但只要成果的材料充实,根据充分,判断正确,就不怕遭到反对。马克思曾说过,进入科学之门要有下地狱的精神,要相信正确的科学结论迟早会被人们认识和接受。

 

2、3500BC-2500BC 参与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的各主要文化区的考古遗址的碳十四年代测定 在已有的“区系类型”研究的基础上,确定3500BC-2500BC间参与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的各主要文化区的重点考古学文化谱系作为研究对象,在这些重点研究区域选择遗址,严格按照系列碳十四样品采集和测定方法,完成碳十四样品的采集和精确测量工作,并对碳十四数据进行δ13C校正、树轮校正和系列样品拟合研究等,最后得到高精度的日历年代数据。

    新公布的考古所碳十四测年数据(《考古》2003年7期),有青海喇家遗址的4个年代数据。这是2001年考古发掘(参见《中国文物报》2002年3月15日一版报道)采集的标本测试的。采集的标本有很多个,选择送测的标本只有7个,而实际测试和公布的只有如下4个(以半衰期5568年计):
    ZK-3132,测定年代3574±73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030~1870年(H18);
    ZK-3133,测定年代3685±42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140~2020年(H20);
    ZK-3134,测定年代3637±75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050~1880年(M3);
    ZK-3137,测定年代4200±107年,树轮校正为公元前2900~2620年(H33);
    (注:以上测定标本皆为木炭,校正数据均采用概率大的一组数据)。
    我们先对这4个数据标本采集的情况作一点说明。
    H18和H20,位于遗址V区台地的西南边,在F15等一排房址的西侧不远,是村民的院子里发现的。地层可以和发掘地点的地层衔接、对应。均开口在齐家文化层,进入生土层,圆形,形态规整。H18打破了H20,这个地层关系很有意义。H18属于遗址晚期,H20属于遗址早期。测年数据反映出有合理的差距,早期的H20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140~2020年;晚期的H18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030~1870年。
    H33,位于F15 西北侧不远,是另一户村民的院子里发现的,与原先院子外发现的H1马家窑文化灰坑距离很近,也是圆形,规整。但遗物不典型。H33应属马家窑文化遗存,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900~2620年。
    M3,位于台地中部小广场位置,在硬土面以下的黄土中,被判断为小广场的埋人奠基坑,形状不很规则,人骨有骨折。奠基坑开在黄土层,被硬土面的地层迭压。M3亦属遗址晚期,校正数据为公元前2050~1880年。
    可以明显看出,这4个数据都是比较合理的,都在可以理解的正常范围内,与地层关系十分吻合,相互比较协调,有恰当的早晚关系,因此可以采信。喇家遗址采集的碳十四标本还有许多,但是因为实验室搬家以及其他的原因,原先的标本都还没有测出来。现在只有这4个数据可以参考。而这组数据,也基本支持了我们原有的一些认识。
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    我们曾经分析认为,喇家遗址处在齐家文化发展的盛期,它的绝对年代是在距今4000年前后,看来这个认识是比较合适的。我们也曾经从地层和遗迹现象分析,喇家遗址可以粗分为早晚两个阶段(也可以看作为两期),壕沟废弃和小广场出现,是遗址上的一个明显大变化,此前是早期,此后为晚期。H18和H20的两个测年数据或许就分别可以大体代表这两个时期(阶段)的年代。
    M3的年代,如果以概率小的校正数据(公元前2140~2070年),从年代上分析,它就相当于遗址早期了,这样它的性质或许就不应该是奠基坑。如果是奠基坑,它就应靠近晚期的年代,若以概率小的这个年代数据,就说明它很可能是早期的墓葬。所以我们认为取概率大的校正数据更符合实际,也和我们的判断一致。当然,对它的判断,还可以依据今后DNA分析的结果以及综合分析来最后审定。
    H33的数据,从年代看,已经超出了齐家文化的范围,应该属于马家窑文化时期。喇家遗址的马家窑文化遗存,大多已经破坏,发掘显示,已基本上不存在马家窑文化的地层堆积,仅在遗址的V区这个位置还有少量马家窑文化灰坑遗存。所以喇家遗址主要应该是齐家文化的遗址,而且是一个具有规模和一定等级的齐家文化大型聚落。
    喇家遗址齐家文化跨越的年代,大约是在100~200年之间。延续的时间并不算太长。早期的时间应该要长些,晚期的时间要短些,因为灾难而毁灭。现在看来,遗址的东北与东南台地,即II区、IV区和V区的遗存,可能反映的面貌只是遗址一个很小的局部。但是V区这个很好的地层堆积和地层关系却是非常充实而重要的。我们考虑,在喇家遗址的西区台地,还应该作必要的发掘,以便更多一些了解遗址布局的全面情况,同时还希望更多取得遗址早期遗存的资料。这样便于分析遗址的发展变化,特别是遗址聚落形态演变的线索。
    比喇家遗址绝对年代更早或更晚的遗存和同时的遗存,都有可能在官亭盆地里的其它齐家文化遗址中寻找到。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开展的工作,把聚落考古扩大到盆地范围。因此,遗址间的相对年代和绝对年代的分析都是很需要、很有意义的。
    喇家遗址也还需多测一些年代数据。整个齐家文化过去积累的测年数据也不多,大约只有10来个左右(参见《中国考古学中碳十四年代数据集1965-1991》),对于研究来说并不理想。这些数据,一般多在公元前2300~1700年的范围之内,而以天水师赵村的测定年代最早(ZK-1283,公元前2317~2042),超过了公元前2000年之前许多,比喇家遗址早期还要早一些。我们注意到,对这个年代有不同的看法。无论怎样,我们认为,典型齐家文化的早期的绝对年代,大概不会超出该年代数据的上限,即公元前2300年以前。当然也并不能说齐家文化年代的下限,就如前面说的年代范围的下限在公元前1700年以前。由于齐家文化的去向还不太清楚,因此其下限就很难定。不过齐家文化繁盛期的绝对年代应该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这是没有什么争议的。喇家遗址的年代就处在这个时期。所以,喇家遗址的毁灭,还并不是齐家文化的消亡。然而,进入洪水频发期和气候剧烈变化时期的齐家文化(《科学通报》2003年48卷11期),此后逐渐走向衰退,文化和环境的变化对应关系,看来还是比较明了的。
    本文仅以测年数据说话,难免出现问题,但确实应该重视考古学绝对年代的分析研究。

1、碳十四测年关键技术研究 主要对碳十四样品的考古学背景、样品的污染去除、样品中不同组分年代的代表性、δ13C和树轮校正、系列样品的拟合、小样品的测定等影响测定结果及其解释可靠性的一些问题进行进一步研究,并提出有关碳十四测年规范草案。

 

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3500BC-1500BC中国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阶段的考古学文化谱系年代研究承担单位:北京大学

、课题目标 采用碳十四测年方法对 3500BC-2500BC 间参与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的各主要文化区的考古学文化分期进行绝对年代测定,建立探讨中华文明形成阶段不同区域间的可比性年代尺标和可靠的年代学基础,同时开展碳十四测年关键技术的研究,建立碳十四测年样品的相关规范,为以上研究提供科学可靠的年代数据。

3、3500BC-1500BC 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阶段考古学文化谱系年代框架的构建 在高精度的日历年代数据基础上,对测年数据进行比对和数据拟合,首先构建起各重点区域考古学文化谱系内部精细的碳十四年代框架,然后整合区域间的碳十四数据,综合提出 3500BC-1500BC 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化起源过程的时空框架。

、课题任务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转业考古时代测定商量的一些认识,中华文明探

关键词: